【淫妙观】【完】

淫妙观在江湖牵起不少风波,身为观中主持的极乐师太,虽年近五十,但依然美艳动人,而旗下的“八天娇”,更是貌美如花,媚态十足,令男人们神魂颠倒,甚至不惜冒精尽人亡之险,都要一试。但她们的所作所为,令江湖正义之士,热血沸腾,誓要铲除…男人和女人,谁人是床上的霸主?“淫妙观”的极乐师太,就令近百壮汉,死在她的肚皮上。她虽然年近五十,但皮光肉滑,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!

  淫妙观亦成为达官贵人常去的淫窟,因极乐师太手下“八天娇”,床上媚功令他们享尽乐趣,所以神力门的俊男铁力威,这日和师弟谭玉川就要去闯淫妙观。

  “这极乐师太专吸取壮男采补,假如我俩杀了这淫妇,一定扬名江湖!”铁力威十分有信心:“我们今夜三更摸入观内,杀她一个措手不及!”

  谭玉川有点迟疑:“这种邪魔外道,以我们的武功,恐怕不能抵敌!”铁力威拍拍心胸:“以我的神功,应可令妖女逐一殒命!”两个青年侠士,趁夜色摸入观内。

  大殿静悄悄的,铁力威先行,他想跃入那座欢喜佛后搜索,但神像前的地板突然裂开…“哎唷!”铁力威掉下六尺深的陷坑内,一阵银铃声响起,地板又再合上!

  谭玉川想回头逃,但院子里闪出四个妙龄娇娃!一字拦在他前边。四位女子高矮相若,肥瘦也差不多。她们穿着一袭米黄色的纱衣,里面是什幺也没有的!八个浑圆坚挺的乳房、腥红的奶尖在他眼前晃动。

  谭玉川看得呆了,他总不能抽出佩刀砍四个如花似玉的姐儿!“原来是个小弟弟!”

  一个女郎娇笑,其它三女就抢到他身前,挥掌就打,谭玉川一飘身避开。

  他双掌推出,却发觉将要碰上一个姐儿的丰胸。他吓得连忙缩掌,但是,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了!

  那个女的并无领他的情,她双乳贴向谭玉川的心口,跟着右手一垂,就抓向他的裤裆!谭玉川想不到她这幺“狠”的,他哀叫起来:“哎唷!”

  那女的单手一握、握着他的阴囊,跟着大力一扭。阴囊内的小卵被这幺扭了扭,谭玉川痛得昏过去!

  “哈…哈…春姐两招就捉了一个俊男,今晚有得乐了!”三女抢上前,点了谭玉川七、八处穴道,跟着合力推走了他!

 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谭玉川从昏迷中醒过来,阴囊的痛楚减轻了。

  有一只玉手在摸弄他的阳物,那正刚才是扭他下体,令他痛晕的姑娘,她一手轻搓他的阴囊,一手就将一瓶药液,搽在他的龟头上,那药液体很灼热,搽上去后,龟头就产生麻木的感觉!

  “妖女!你做什幺?”谭玉川急得满睑通红,因他发觉自己没有了裤子,而最要命的,是他的“命根”也正高高的昂起!

  “替你疗伤嘛!看,这东西还能勃起,刚才扭伤你…已经没事啦!”叫阿春的女郎一边扫他的阳物一边介绍:“我们四姐妹叫春、夏、秋、冬。我最大,小弟弟,还痛不痛!”她的手又搓了搓阳具底部。

  谭玉川的命根又暴长半寸!他的棒虽不算长,但亦有五寸!阿春一扬手,三个女的都围到谭玉川身旁。他们都争着抚摸他,又故意用浑圆饱满的乳房去揩擦他。

  阿春一边摸自己的乳房,一边跨身就坐上谭玉川的肚皮!她握着他的命根,就在她黑茸茸的肉洞外揩来揩去。

  谭玉川只觉龟头麻木,好想找一个又湿又嫩的地方钻。就在这时,阿春猛地一坐!

  “吱…”的一声,谭玉川的阳具,就全部挺进她的肉洞内,只有两颗小卵,还留在肉洞外。阿春肉洞内的汁涎,顺着他的肉棍流在他的大腿上。他目瞪口呆、似是享受、又像受罪。

  阿春没有耸动下体、她运起内劲,她子宫头口,突然收窄。这样,他的龟头,就似被嫩肉咬着一样!

  他的龟头虽麻木,但阿春一吮一放,他还是感觉到的,加以阿春媚丝细眼,那骚荡的样子中,谭玉川觉得下体一阵甜畅,他不禁口颤颤的:“你…你…”

  他叫了两声,身子猛地抽筋似的,浓浓的白浆就直喷而出。

  阿春猛地将身子往后一仰,这下子,连带谭玉川的肉棍也从她牝户内脱了出来。

  他断断续续射了